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简介 > 正文

民丰实业:怪事多多 董事长长期神秘失踪

2021-11-25 

  日前发布的重大事项公告显示,公司一桩怪事从天而降,以公司名义开出的数千万元巨额支票,公司高管声称均不知情。

  上海民丰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告称,公司日前收到上海锦瑞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委托律师发出的律师函,称锦瑞投资持有由上海安格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向其提供的一张由公司开具的支票,出票日期为2003年3月11日,金额为人民币5150万元、号码为AE307576,用于为上海中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履行其与锦瑞投资签订的《资产管理暨监管协议》提供质押担保。现锦瑞投资要求公司履行担保责任兑现该支票。

  对于这笔突如其来巨额支出,公司方面称毫不知情,并称公司总经理、副总经理、财务部及财务负责人均不知晓上述质押担保和开具支票事宜,公司董事会也从未就上述所谓质押担保和开具支票事宜进行审议和作出任何决议。此外,公司与安格集团、中经投资、锦瑞投资亦无任何业务往来,公司还对上述支票的真实性和合法性表示怀疑。

  这件事确实够怪异,但对于民丰实业来说见怪不怪,因为此前,公司怪事已接连出现。

  实际上,公司如今惹火烧身在很大程度上与原大股东引狼入室有关。早在2001年6月14日,公司原第一大股东上海第十印染厂便与安格集团的控股子公司——上海正邦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草签了《股份转让合同》和签订了《股权托管协议》,安格集团得以成为公司潜在的第一大股东。随后,安格集团多名人士入主民丰实业董事会,安格集团董事局主席孙凤娟出任民丰实业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

  从公告中可以看出,上海正邦钱还没有付,原大股东就迫不及待地将股权托管给了上海正邦,即使在上海市有关部门认为民丰实业股份转让的可行性分析不完整而不受理、《股权转让合同》及《股权托管协议》无法生效的情况下,民丰实业的大股东仍于2001年10月28日与上海正邦签署了《谅解备忘录》。备忘录确认,上海正邦将加快做好民丰实业的资产重组工作。但实际情况完全相反,以至2002年10月22日,民丰实业召开董事会,认为“上海正邦计算机在托管期间对公司已造成重大之损害,责成公司要求上海第十印染厂尽速解除托管”。

  更为离奇的是,自从去年10月公司公告董事长“失踪”后,公司董事长孙凤娟离开公众视线已近半年时间。虽然如此长时间不能履行董事长的职责,但这一头衔公司至今还为她保留着,而且对其去向公司再也无只言片语的公告。据了解,孙凤娟的“失踪”很可能与一桩经济犯罪案有关,孙凤娟于去年10月21日前被上海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总队要求协助调查。据传,安格集团控制的上海正邦负责人李正邦、安格集团原财务负责人朱宁也被调查,孙凤娟任董事长的上海正邦及安格集团的办公场所早在去年10月23日就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查封了。

  现年50岁的孙凤娟曾多次荣获“全国新长征突击手”、“三八红旗手”、“全国青年优秀企业家”称号。孙凤娟曾是沪上三大女强人之一,曾任上海日用化工厂厂长,后从事房地产投资而发家,并把自己的公司改名为安格集团,还和助手李正邦组建了上海正邦,中经投资也为安格集团所控制。

  受孙凤娟出事的影响,自去年10月以来公司已有三名董事相继提出辞职,加上孙凤娟、盛重庆两名董事连续多次未亲自出席或未委托他人出席董事会会议,不履行职责,原先11人的董事会现在只剩下六名董事其中包括两名独立董事,在此期间董事会也未进行改选。甚至连公司董事会秘书也已另谋他职,有关事务只好暂由公司证券事务代表代理。作为合资企业,公司现仍能出席董事会议的6名董事都身在境外,近来召开董事会会议只能以通讯方式进行。

  一般来说,资产重组总能带来公司业绩的提高,至少在重组当年是如此。但民丰实业的情况与此截然相反,资产重组启动后,反而出现了业绩跳水的不正常情况。上海正邦托管民丰实业股权后,公司经营不但没能走上正轨,托管当年就出现了巨额亏损。2001年度,公司净利润亏损7038.65万元,每股收益为-0.396元。此外,2002年公司第三季度报告还显示,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1308.18%,净利润亏损1498.43万元,每股收益为-0.08元。2002年全年也必然亏损。

  给投资者留下的疑问是,民丰实业的大股东为什么要急于退出,并选择上海正邦作为重组方?从中究竟谁能得好处?业界人士认为,公司重组后连续两年亏损,不仅无利反而有害,那么一定有个人从中获得了好处。因为这是一次非常不正常的重组,实际上,上海正邦根本就不具备重组公司的能力。上海正邦作为一家计算机网络有限公司,是成立于1998年的电子商务服务提供商,注册资金仅2800万元,但在入主民丰的股权交易中,却要拿出近1亿元的资本。上海正邦明显缺乏实力而民丰实业的大股东却坚定地选定了它,这其中难道就没有什么猫腻?从上海正邦及其控制人安格集团的办公场所已被上海市公安局查封来看,可见这家公司存在的问题之严重。

  民丰实业的股价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同样怪异,股价反映在前,而公司信息披露于后。公司的股价,在2001年上海正邦入主以前就上涨了很多。民丰实业是一家流通盘仅3375万股的上海本地老上市公司,由于盘子小,容易受人操纵。2000年5、6月间,其股价从12块左右开始上涨,至9月18日,只三个多月时间已上摸至25元,随后成交萎靡,股价坚挺。在股价翻番有余的情况下,公司控股权易主,岂能不怪?其后,为了支撑高高在上的的股价,公司在2001年7月27日实施以公积金每10股转增5股。多年来,民丰实业业绩实难摆上台面:1998年每股收益亏损9分钱,1999年和2000年的每股收益虽然不亏了,但也仅有2分钱。从2000年报上看,公司如果没有1043万元的投资收益,每股收益仍将亏损近8分钱。然而,就是这么一家绩差公司,居然会以公积金每10股转增5股,如何不怪?

  但从2002年7月19日开始,民丰实业连续三天大幅跳水,其后股价一直处于阴跌之中。10月21日,民丰实业更是开盘即突然大幅下挫,盘中一度达到跌停。第二天,公司即发出孙凤娟“失踪”的公告。而民丰实业的股价从除权后的15元附近跌至6元多,腰斩大半。总之,民丰实业的股价无论涨跌总是比公开的消息要快。在没有公布重组消息前,股价即大幅上升,而在孙凤娟“失踪”前夕,股价又大幅跳水。那么,是谁有如此先知先觉的本领呢?

  对于这家怪事不断的公司,如履薄冰、误入陷阱的投资者盼望能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中国证券报)